SriLanka

斯里蘭卡

小藍鯨大遷徙
2011 年 2 月

〔中文原文刊於《香港自然生態雜誌》第 6 期〕

藍鯨 (Blue Whale, Balaenoptera musculus ) 是世界上最大的生物,體長逾 30 米 ,體重 150 公噸。由於藍鯨的體色為灰藍色,游近水面時受陽光照耀會呈現湖水藍色,人們就稱之為藍鯨。科學家研究所得,藍鯨大致可分為 4 個亞種,分別為北半球藍鯨種群 B. m. muculus 、南極藍鯨種群 B. m. intermedia 、南半球小藍鯨種群 B. m. brevicauda (Pygmy Blue Whale) 及北印度洋小藍鯨種群 B. m. indica (Great Indian Blue Whale 或 Pygmy Blue Whale ,部分科學家將這個種群歸入 B. m. brevicauda ) 。

沒有想過,在茫茫大海乘着小船與這麼大的動物相遇會是如何呢?我今次到了位處印度洋的斯里蘭卡,訪尋遷徙途中的小藍鯨。雖然稱為小藍鯨,但牠們的體長可達 24 米 ,一點也不可小覷!

為何藍鯨要遷徙?

每年 5 月至 10 月,印度洋會刮起西南季候風,季候風會帶動海洋表面的海水,由非洲以東的阿拉伯海向東流,部分會流經斯里蘭卡進入孟加拉灣,形成印度季候洋流 (Indian Monsoon Current) 。到了 12 月至 3 月,這道洋流又會隨東北季候風逆轉,向西流向非洲以東的阿拉伯海。

海洋表面的海水隨季候風向前移動,深海帶有養份的海水便會上升,填補這個 “ 空間 ” ,形成海洋上升流 (Ocean Upwelling) 。深海的養份到了海洋表面,加上熱帶地方陽光充足,尤其適合藻類等浮游植物生長,令海洋上升流的區域成為初級和次級產量 (primary and secondary production) 特別高的水域。浮游植物繁衍,滋養浮游動物,繼而孕育小魚、大魚、海豚等海洋食物鏈的較高級消費者,錯綜複雜的海洋食物網就此編織出來。

海洋上升流 藍鯨的一片鯨鬚

藍鯨是濾食動物,靠密密麻麻的鯨鬚從吞下的海水濾出浮游動物 ( 以磷蝦為主 ) 作為食糧。對藍鯨來說,只要隨着海洋流引發的海洋上升流游動,便會有充足的食糧。牠們千里迢迢遷徙,便是為了參加這個流動的盛宴!

藍鯨芳蹤

由於藍鯨大部分時間都留在水中,而且多活躍於深海水域,要長期觀察一點也不容易,因此,科學家對牠們的實際數量、生理、習性、遷徙路線、繁殖地等等,至今也只是略知一二。藍鯨的行踪也頗神秘,雖然牠們是世上最大的動物,但在茫茫大海要找一隻藍鯨,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筆者便曾在大海上曝曬了 5 個小時,卻一隻藍鯨也遇不到!

遷徙中的藍鯨母子 氣柱
預準深潛 深潛中

根據印度洋海洋生物學家 Dr Charles Anderson 多年的觀察,每年一月和四月可以在斯里蘭卡南面的加勒 (Galle) 見到路過的藍鯨,而二、三月則可以在東岸的亭可馬里 (Trincomalee) 對開水域見到藍鯨聚集進食。這是因為亭可馬里對出是個海底峽谷,可以匯聚海洋流帶來的養份及浮游生物,是藍鯨聚餐的好地方。當地的觀察亦發現,可能有一群藍鯨長居於斯里蘭卡以東水域,但這點有待進一步研究確認。

斯里蘭卡的內戰於 2009 年中才結束,現時仍有零星衝突,當地的觀鯨業尚在起步階段。南面的加勒由於遠離戰線,發展得較快較好。位處東北面的亭可馬里則因為靠近泰米爾猛虎游擊隊餘黨的根據地,旅遊業發展得較慢,配套設施未臻完善,所謂的觀鯨船也只是如香港的 “ 大飛 ” 快艇那麼小,小船沒有遮蔭,在近赤道的海域曝曬 5 至 7 小時,一點也不好受。亭可馬里街道上更不時會見到軍人荷槍實彈巡邏,船隻每次進出都要向海軍登記,看上去也有點嚇人。

小船  
 

但是,由於在亭可馬里使用的快艇細小,對藍鯨的滋擾較低,可以駛得近一些。我們曾尾隨藍鯨,當時我架着具備偏光功能的太陽眼鏡,可以看透反光水面,把藍鯨由頭看到尾,偌大的身軀,帶來視覺上的震撼。我們也可以近距離聽到藍鯨如槍聲般響亮的呼吸聲,也試過有四、五隻藍鯨在不同方向到水面呼吸,聲音此起彼落,實在叫人難忘。有興趣的朋友可以觀看以下母鯨和幼鯨上水噴氣的影片:
http://www.facebook.com/pages/Care-For-Dolphinsnet/136114989773647#!/video/video.php?v=10150116573556880

藍鯨面對哪些威脅?

藍鯨自 1966 年開始受國際捕鯨委員會保護,但是蘇聯和日本等捕鯨國於 1972 年才停止印度洋及北太平洋的非法捕捉藍鯨活動。南極的藍鯨數目經過一輪濫捕之後,只剩下原來數目的少於 1% ,對藍鯨種群的基因庫構成重大影響。現時藍鯨不受捕鯨直接影響,但其他人為因素卻對藍鯨構成威脅,包括噪音、船隻撞擊、食物減少等等。

2009 年是印度洋保護區 (Indian Ocean Sanctuary) 成立三十周年, 22 個國家的代表於馬爾代夫出席印度洋鯨豚研討會 ,共同 發表《天堂島 ( 馬爾代夫 ) 宣言 (Lankanfinolhu (Maldives) Declaration) 》,確認鯨豚對印度洋生態以至整個印度洋沿岸居民的重要性。

藍鯨的 “ 寵物 ”

從相片看,大家不難發現藍鯨身上很多時都附有一至數條小魚。這些小魚稱為鮣魚 (Remora 或 sucker fish) ,多吸附在鯨或海豚等宿主身上,以宿主的殘餘食物或體外寄生蟲為食物。

其他遇到的鯨豚:

抹香鯨

飛旋海豚

樽鼻海豚

如果有興趣跟印度洋著名的鯨豚生物學家 Dr Charles Anderson 去尋找小藍鯨,可參閱這個網址: http://www.whale-and-dolphin.com/index.htm